赵穗生:新冷战思维在美或成政策现实令各界担忧(上篇)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9-08-21 10:20:02

  中宏网北京8月20日电(记者 王镜榕)近期以来,由美国前政要、学者、商界人士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致总统特朗普及国会联名公开信引起美国各界持续关注与讨论。公开信以"中国不是敌人"为题。据报道,截至8月5日,联署人数已从最初发表时的100名上升至187名。

  公开信指出敌视中国对美国无益,这种做法或将孤立美国。该信强调,所谓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的恐惧被夸大了,中国参与并维护国际体系以及携手各方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至关重要。

  这封公开信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傅泰林、前美驻华大使芮效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美国务院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和哈佛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傅高义执笔。

105501414_副本.jpg

  日前,在公开信上联合署名的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中合作中心执行主任赵穗生就相关话题接受了本网独家专访。

  中宏网记者:这封公开信以"中国不是敌人"为题,作为联合署名作者之一,您能否介绍一下这次联署行动的背景情况?

  赵穗生:以今年二月份出现的美国亚洲协会和圣地亚哥我的导师等人所写的《改变路径》研究报告为代表,对于特朗普政府毫无章法的对华政策提出批评,同时,也提出一系列相对理性,又有既定政策目标途径的政策建议。

  在此政策建议之后,有一些对华政策持更加温和态度的学者,也就是这次公开信的发起者,包括史文、美国前代理助理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倪云裳、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等,其实也酝酿了很长时间。今年一月份在卡特中心开四十周年会时,他们已经在谈这个问题,我也跟他们有些交流。大家都对中美关系可能出现所谓脱钩,包括在人文交流各方面脱离接触,尤其是美方的直接打压,大家都非常担心。在此背景之下,七月份就出现了百人签名的公开信,更进一步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提出批评,而且提出新的政策方向。

  中宏网记者:G20峰会后,国际社会寄望中美关系回归理性轨道,但是,近期美方又故伎重演,单方面提出加征关税主张,严重背离中美元首共识,您对此怎么看?

  赵穗生: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尤其是在没事先跟中国方面沟通的情况下,在第12轮谈判刚刚结束,就单方面提出对3000亿中国出美产品征收10%的关税,导致中国的反击。在这种情况之下,中美贸易谈判面临走向破裂边缘的危险,中美贸易战正走向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

  这样一个现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又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为什么说是一种很必然的结果?这里边有一个很大的背景,是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到目前阶段必然产生的一个现象。

  这个大背景就是中美关系经过40年起起伏伏之后,在最近这些年出现非常多积累的问题。这些问题使中美关系逐渐走向全面的对抗和一种对峙的局面。这种对抗和对峙已经不仅仅是在某一个政策层面,也不是在某一个具体议题上,而是在一些新的方面,因为中美关系出现一些新变化。

1566285944(1).png

  8月5日,《人民日报》刊发美百名学者联合署名公开信有关报道。

   中宏网记者: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关系无疑是其中关键一环。您对经历40年起起伏伏之后的中美关系,尤其是去年以来中美贸易对峙日益加剧等新形势如何研判?

  赵穗生: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变化:一是中美关系出现这种僵持,不是某一个具体事件所导致,比如贸易逆差,或者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人权问题等等,它是以往很多年中美关系问题积累的爆发。

  这种积累的爆发产生一种危机,不仅仅是一种危机管理的模式,具体到谈判层面上能够很快找到解决方法,它所有的问题都是相互牵连,跟第二个变化连在一起,也就是说,中美之间现在出现的这些问题不是个别议题、个别政策上的问题,而是几乎所有问题都连在一起,贸易、经济、外交、地缘政治,台湾问题、新疆所谓人权问题等各个方面连在一起。导致不可能用某一个议题的解决来将这样相互联系在一起的累积问题有一个彻底的解决。

  第三,就是美国国内和中国国内的可能都呈现一种趋势,对于相互之间利益的冲突大家越来越看到,对于双方的合作或者是共同利益的问题越来越悲观,尤其在美国,零和游戏的思维越来越占主导地位。两国都出现这种声音,尤其在美国,这种鹰派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而强调合作强调共赢的鸽派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即使鸽派有声音,比如说7月份的这份公开信,基本也处于守势。他们认为,尽管有这么多挑战,尽管中美之间需要合作,但是,这些问题的积累必须面对。对于中国的很多变化,他们基本上不同意特朗普的这些做法,但是,对于问题本身并没有回避。某种程度上,在美国国内业已形成共识,对中国需要更加强硬的方式,但是究竟怎么强硬,看法不一。

  第四,在这样一种贸易战的背景下,这种逆全球化的大背景之下,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出现相互之间可以各自建立自己主导的一些经济或者政治上的一些中心。所谓新冷战,两极世界所谓的脱钩一类政策。在全球化背景下不可思议的政策,居然在很大程度变成一种政策的现实,尤其是在美国这方面成为政策上现实。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第五,中美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不仅仅是在政策层面,而是国力的较量。从美国来看,他们认为中国这些年的崛起,中国国力的发展,不论是经济力量还是军事力量的发展,对美国的霸权,对美国的利益产生了直接的威胁,所以,他们对中国是要把这种威胁消除,而不仅仅是在某一个政策层面上跟中国有分歧而要改变中国的政策。


责任编辑:李岩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擅自使用中宏网内容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宏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读者在进入中宏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上一篇:赵穗生访谈(二):特朗普对华极限施压是一种"过分反...
下一篇:中宏观察家:以战略自信应对美“极限施压”催生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