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冠群访谈(中篇):凝聚共识推动全球治理改革创新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9-10-18 13:01:32

  中宏网北京10月17日电(记者王镜榕)70年栉风沐雨,70年砥砺前行。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外交也走过了70年风雨历程。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多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纷纷致电或致函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热烈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古特雷斯在贺电中表示,中国是联合国事业的主要参与者,也是国际合作和多边主义的支柱,发挥着核心作用。当地时间9月26日,一场特殊的图片展在联合国总部开幕。一幅幅图片记录了中国人民团结奋斗的真实故事,也见证了中国不断融入世界、为世界作出重要贡献的精彩历程。

  日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梅冠群副研究员就新中国70年建设成就与大国外交等话题接受本网访谈。

137.jpg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7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题为《今日之中国,世界之中国》的讲话。王毅表示,历经70载风雨洗礼,中国外交初心不改、航向不变。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局势,中国将坚定不移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维护世界和平繁荣,促进人类发展进步。

  大变局考量中国外交大智慧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日前发布《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白皮书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社会既充满希望,又充满挑战。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同时,全球深层次矛盾突出,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增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白皮书强调,经过70年发展,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让近14亿人民都过上富裕的日子,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仍然需要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

  “冲突对抗没有赢家,和平合作没有输家。”白皮书指出,“国家和,则世界安;国家斗,则世界乱。”历史上追逐霸权、结盟对抗、以大欺小的国际关系,为世界带来混乱甚至战争。当今世界不仅面临发展困境,还面临深刻的规则危机、信任危机、秩序危机。一些在长期国际实践中形成且被各国普遍认同和遵守的规则规范和道德观念被抛弃和践踏,一些事关战略稳定和全球福祉的国际条约和协定得不到履行甚至被撕毁和破坏。个别国家漠视国际公理,公然侵犯他国主权、干涉他国内政,动辄以大欺小、恃强凌弱。面对国际局势的动荡不安,各国应遵守规则、增进信任、维护秩序,构建新型国际关系,走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使地球村成为共谋发展的大舞台,而不是相互角力的竞技场。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负责任大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积极作用是责无旁贷的,这就对未来我国外交工作提出新的要求。”梅冠群告诉中宏网记者,如何处理中国与西方大国合作、竞争与博弈的关系,在保持总体关系稳定的同时,如何在各个具体问题上坚决维护好我国的切身利益,会更加考验我们的外交智慧。

  凝聚共识推动全球治理改革创新

  那么,中国外交将面临哪些主要挑战?对此,梅冠群指出,一是全球化遇到逆流。最近几年,全球范围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明显抬头,以"美国优先"和英国"脱欧"为代表的逆全球化现象明显,全球风险和不确定性大大提升。出现逆全球化的根本原因是未能处理好增长与分配、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在全球化过程中,世界经济的"蛋糕"做大了,各国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但在分配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的国家获益多些,有的国家获益少些,旧有的利益格局被打破,就会有不满,一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重商主义就开始抬头。一些发达国家内部分配也有不均,跨国企业、大财团、外向经济部门等获益多些,底层民众、工人群体等获益少些,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开始变得激烈。为转移国内矛盾,一些国家可能会把自身的问题推到中国身上,"抢饭碗"、"国家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新殖民主义"等各种各样的帽子都会被扣在中国头上,这可能是未来我国外交中会遇到的新常态。

  二是大国博弈可能更加激烈。过去几十年,每当中国经济发展得好时,我们总会在西方媒体听到"中国威胁论",每当中国经济发展遇到一定压力或阻力时,总会听到"中国衰亡论",这根本上还是西方世界对中国崛起有很多的不适应,视中国为挑战者。这有三重原因:一方面是结构性的,认为中国的崛起会挑战西方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是经济性的,认为中国的崛起会与西方国家争夺全球经济利益;还有一方面是制度性的,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政治制度、经济组织方式、意识形态、历史文化完全不同的大国,会对西方政治制度的信服力、稳定性构成挑战。这些思想在西方有不小的市场。现在美欧质疑我国市场经济地位,对我国5G、人工智能等高科技产业进行打压,对中国企业投资收购采取安全审查,对向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实行管制等等,均能看到这些认知的影子。

  三是全球治理遭遇挑战。二战后,美国主导设计和建构了全球治理体系和治理规则,几十年来该体系总体运转良好。但近年来,随着美国孤立主义抬头,不断退出各类国际组织和国际协定,甚至威胁退出WTO,全球治理体系面临空前挑战。与此同时,气候变化、伊核问题、朝核问题、叙利亚问题、难民问题等各类国际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棘手,全球公共产品供求缺口正在扩大。在多极化的条件下,全球公共产品的供给就不能仅依赖美国一家,即便是西方G7集团也是不够的,需要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一同参与,共同谋划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革与创新。

  “如何凝聚各国关于发展的共识,在共商的基础上,团结各国共同推动全球治理的创新,提供更加有效的全球公共产品,将是我国多边外交领域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梅冠群强调。


责任编辑:于一杉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擅自使用中宏网内容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宏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读者在进入中宏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上一篇:中宏观察家刘向东访谈(中篇):把握黄河流域治理高...
下一篇:中宏观察家徐洪才访谈(下篇):将中印、中尼睦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