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洁访谈(下篇):探索中国特色数字经济促进治理之道

来源:中宏网山东时间:2019-10-28 10:31:19

  中宏网北京10月25日电(记者王镜榕)2019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贺电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指出"发展好、运用好、治理好互联网,让互联网更好造福人类,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值此旧经济体制岌岌可危与数字经济新战略蒸蒸日上之际,通过促进数字经济健康有序发展提升国家竞争力、推动我国由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强化在全球经济社会发展中的话语权已经成为各界共识。

8840.jpg

  2016年11月16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省乌镇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通过视频发表讲话,强调集思广益、增进共识、加强合作,让互联网更好造福人类。新华社记者张铎摄

  面对数字经济爆炸式发展创造的历史机遇与旧有利益格局重新洗牌的崭新生态,我国亟待制定一部"促进事业发展、面向未来、有全球眼光和担当"的《数字经济促进法》,构建符合国情的数字治理体系与推动创新的新动能框架,支撑我国保持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日前,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法政学院中意网络侵权研究所所长蒋洁就我国数字经济立法最新进展及前瞻等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奠基多边主义数字经济促进模式

  中宏网记者:我国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是国家的重要战略。您对此领域的我国数字经济立法进展有何分析与前瞻?

  蒋洁:《数字经济促进法》是我国对数字爆炸时代命题的积极回应。该法应当是贯彻互联网审慎监管原则、以促进发展为价值取向的前瞻性立法,侧重于满足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制度需求。主旨在于,通过立法将和谐发展的理念贯穿数字经济活动始终,以有益社会为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的设计、研发、应用、推广的顶层指导,灵活混合硬罚则和软规则,助推中国企业掌握更多的核心技术,确保重点行业得到国家财政支持和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提高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改善互联网连接通路,发挥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推动经济发展的核心效能,早日实现数字强国的目标,为在全球建立我国主导的多边主义数字经济促进模式奠定基础。

  具体而言,《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通过基础性和统筹性的条文架构,确认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法律地位,重点明确政府部门在统筹协调和组织动员方面的基本职责以及实现职责所依托的手段,推动数字基础设施和连接通路建设、鼓励数字技术创新、明确数据资产性质与权属、构筑数据资源共享机制与管理体系、培育公民数字利用能力等等,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提供稳定友好的法律环境。

  创新中国特色的数字经济治理框架

  中宏网记者:您能否对此做一些具体介绍,尤其是如何更好与国际立法相结合有何分析和建言?

  蒋洁: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数字生态系统基础设施和连接通路。《数字经济促进法》为了构建高效、透明、廉价、安全地参与数字经济的生态环境,有必要启动宽带通用服务义务、规定最小连接速度与合理的定价标准、激励千兆位全光纤基础设施建设、提高连接服务的可靠性与稳定性、要求电信服务提供商最大限度地部署最难到达地区的固定线路连接、完善超级计算和数据存储等设施标准,从而提高数字技术水平,填平数字鸿沟,改善偏远地区居民日常生活,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二是数据加密技术和验证机制。《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构建可信数据环境规则体系,在肯定数字经济参与者使用加密技术权利的同时,审慎健全相应的科学监管机制。基于云平台、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的数字经济活动已经具备了通过各种先进的验证机制确保合法合规的基本条件,有必要强制数字产品、数字服务、数字支付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建立完整的合规验证系统,切实有效地保障数字隐私、数据安全、数据主权、知识产权及其他合法权益。

  三是数字技能教育和数字文化传媒。普及性的数字技能教育是培养全民技术素质,助力其参与数字经济活动,充分发挥数字经济改善社会生活效能的重要举措。《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规定支持数字文化发展、监管数字媒体行为的具体措施,充分展现数字经济有益社会的强大效能。

  四是数字产品和服务的行业规制与福利制度。《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构建分行业、分层次、分对象的发展模式,完善人工智能渗透交通、医疗、贸易、教育等行业的准入门槛,合理限制比例和价格,既推动"AI+传统产业"健康发展,也避免对于部分行业就业的毁灭性打击。

  五是数据跨境流动与数字税收。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层出不穷的安全威胁和隐私泄露事件导致各国对于数据跨境流动草木皆兵。但是,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巨量数据资源为土壤、以数字产品和服务的全球铺售为支柱、以高精尖数字技术协作为保障、以多渠道的数字投资为助力。《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完善数据资产和服务全球流动的具体规则,通过普惠的数字化融资,推动新经济形态的跨越式增长。此外,《数字经济促进法》有必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服务税收框架,在充分考虑竞争力和生产力影响下,针对高度数字化的行业建立海外进口数字服务税收制度,助力保持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为参与相应领域的国际税收规则建设奠定基础。

  此外,《数字经济促进法》应当厘清智能算法、区块链融资、人工智能多元应用等密切关联我国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状况的关键性涉法问题,建立起充分发挥我国现有优势、积极弥补发展短板、符合国际趋势的法律框架。


责任编辑:于一杉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擅自使用中宏网内容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宏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读者在进入中宏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上一篇:专家:以资本市场制度创新释放数字经济新活力
下一篇:蒋洁访谈(中篇):凝聚共识 激扬数字经济全球治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