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来军访谈(下篇):以责任担当与国际协同抵御全球风险

来源:中宏网时间:2020-03-18 10:18:54

   中宏网北京3月17日电(记者 王镜榕)前两个月我国经济运行数据发布,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强调,“目前国内疫情防控成效不错,但是外部防疫的任务很艰巨。特别是世界经济出现一些新变化,导致金融市场动荡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世界经济与贸易增长可能出现一定程度减速。”

  当地时间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可能”正在走向经济衰退。据CNN报道,当天,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就美国是否正在走向经济衰退的提问回应称,“有可能”。他补充道,“我们不是在考虑经济衰退”,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抗击新冠病毒。他称,一旦疫情得到遏制,经济将会出现“巨大反弹”。

32324.jpg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罗来军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罗来军就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以及如何有效应对外部压力等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降至3%以下

  中宏网记者:去年是中美经贸磋商,今年又叠加世界疫情蔓延新压力,您对当前我国的外部经济形势怎么看?

  罗来军:去年的中美经贸谈判,以及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思潮在全球范围内抬头,再叠加上今年的世界疫情蔓延,确实给世界经济形势带来了新的困难、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而我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也随之受到影响。然而,世界疫情蔓延及其对经济的冲击是短期的和局部的,只要世界各国加强合作与应对,全球风险和经济形势必将尽快得到缓解。为此,我国积极采取推进国际合作的有关策略和举措,将大有可为。

  伴随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当前我国外部经济环境复杂性急剧上升。伴随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世卫组织每日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15日10时(北京时间3月15日17时),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较前一日增加10955例,达到72469例。一些国家的情况非常严重,且引起了恐慌。比如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呈现“暴增”现象,意大利政府逐步出台了越来越严格的措施,从封城快速过渡到“封国”,即使如此,恐慌的意大利人还是纷纷逃往国外。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3月11日正式将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大流行,表示这是全球首次由冠状病毒引发的大流行。全球迅速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了全球经济的重大威胁。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波及到了国际资本市场和原油市场,二者近期已连续出现剧烈波动。此外,OPEC+谈判破裂进一步加重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3月9日开始,全球股市遭遇“黑色一星期”,美国三大股指开盘迅速下跌超7%,触发熔断,这是美股自1997年以来首次触发熔断机制,而后又很快再次触发熔断机制;欧洲股市、亚太股市也遭遇重挫,欧洲斯托克600指数、日经225指数等都出现了暴跌现象。在原油市场方面,俄罗斯3月上旬确认不再同意进一步减产,国际油价出现闪崩,而后沙特打响原油价格战,致使原油市场出现大幅度的暴跌。

  此外,始发于非洲的蝗虫灾害是70年来最为严重的蝗灾,也给很多国家带来较为严重的冲击。2019年12月以来,已经致使肯尼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等地区的农作物遭受严重侵害,目前,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已经宣布农业生产完全停滞。蝗灾还从非洲蔓延到中东和南亚地区,对中东和亚洲部分地区也造成严重威胁。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全球石油市场崩盘、非洲蝗虫灾害流窜,这几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增加了全球经济风险,加剧了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疫情的影响尤为广泛和严重,G20央行行长和财长会议指出,疫情快速传播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威胁。全球的生产和消费活动都遭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对进出口、国际旅游、国际运输、国际投资等都造成了沉重打击,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会出现显著下降,预计将降至3%以下。

  以责任担当与国际协同抵御全球风险

  中宏网记者:当前全球疫情严峻与长期经济下行压力之下,您对护航国内经济有效应对这种外部不确定性和压力有何建言?

  罗来军:一是应对外部经济环境的国内举措。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国外两个领域都给我国的外向型经济造成了较大的冲击和影响。在国内,因疫情导致国内的劳动力无法自由流动,很多外向型企业的员工无法及时复工,有的企业也只是部分复工,那么,导致面向国际市场的生产和供给受到妨碍,耽搁了国际订单的按时交货。此外,一些资金比较紧张的外向型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不堪重负的企业面临着倒闭的威胁。

  在国际上,对我国外向型经济造成的严重影响至少有两个方面:一是与我国有关联的资金投资、国际经贸、商业订单、技术合作、劳务合作等业务因疫情出现较多限制因素,减少与我国企业的合作,致使我国外向型企业的国际业务遭受打击;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全球石油市场崩盘、非洲蝗虫灾害流窜等因素导致的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全球风险上扬,将致使我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空间受到挤压,国际经贸风险和困难加大。

  面对外部经济环境的恶化,以及我国外向型经济遭受的疫情冲击,我国应该对遭受影响严重的外向型企业给予救助和支持,以应对我国外向型经济所面临的国际发展空间受压风险。对资金困难较大的外向型企业,除了财政、信贷、租金、社保等方面可能的优惠政策之外,提供或加大出口退税或给予一定的出口补贴;鼓励和支持外向型企业通过线上磋商平台预订和拓展国际业务,提供更充分的国际业务担保和保险;商务、文化、旅游、交通、科技等政府部门开创、提供或加强国际业务信息服务平台,引导、指导和帮助相关企业开拓国际业务,并推进简化对外经贸管理程序,加强无纸化管理,以及为降低疫情导致的涉外风险提供法律服务和帮助;在国家层面推动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争取更多的国际援助和支持,为外向型企业拓展国际业务空间。

   二是应对外部经济环境的国际举措。面对外部经济环境的恶化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我国应该主动作为,也能够有所作为。首先,我国可加强对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医疗国际援助,树立和增强国际形象。我国已经开始采取这样的国际行动了,我国已同意为新冠疫情形势紧急的意大利提供援助:10万套高科技口罩、2万套防护服、5万个检测盒、1000台呼吸机,我国还指示相关企业向意大利出口200万个普通医用口罩。此外,我国援助意大利的医疗队已经出发奔赴意大利了。我国的疫情已经基本上得以控制,并取得了丰富的疫情防控经验,可以对国际上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尽可能多的援助和支持,以展现大国担当与国际形象。

  其次,要继续积极倡导国际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全球石油市场崩盘、非洲蝗虫灾害流窜这些因素会加重世界各国的闭关思维,为了保障国内经济的平稳,各国容易倾向于采取保护主义。在这种国际背景下,倡导和推进国际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更有难度,但也更有意义。为此,我国要坚定地继续推进国际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以及经济全球化。继续大力倡导和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通过“一带一路”合作机制创造出更多的国际合作平台与机遇。

  再者,要大力推进应对全球风险的各国合作。因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快速蔓延,以及有些国家应对疫情存在一定的误判和不力,导致疫情在局部地区出现失控现象,以及恐慌情绪广泛滋生;同时,疫情又波及国际资本市场、全球石油市场等经济领域,这进一步加剧了全球经济增长本来就低迷的全球风险。应对全球风险,需要各国的合作与共同努力。在当前全球风险加剧和日趋复杂的情况下,我国要大力推动各国在应对全球风险上采取务实的合作,在宏观经济政策、金融管理、贸易投资合作、技术合作等领域加强各国之间的协调与合作,规避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排他主义。只有各国共同努力,全球风险才能得到有效遏制。


责任编辑:王晶晶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擅自使用中宏网内容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宏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读者在进入中宏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上一篇:最新统计数据怎么研判?专家:逆周期调节力度亟待加...
下一篇:罗来军访谈(中篇):战疫之年如何打赢扶贫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