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在世界制造业变局中东北应抓住发展机遇

来源:中宏网时间:2020-11-10 10:06:37

  【中宏网讯】10月24日,由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主办,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承办,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支持单位的“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与东北振兴”国际论坛在沈阳举行。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应邀出席论坛并主题发言。

timg (1).jpg

中宏观察家 陈文玲

  以下是陈文玲发言:

  今天我谈一个问题,就是在世界制造业变局中,东北如何抓住发展机遇?三个观点:

  第一,重振制造业已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重大国家战略选项

  决不仅仅是中国把制造业发展看得这么重,而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在历史反思中,把振兴和发展制造业作为重要国家战略。美国从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就开始提出了相关战略,特朗普政府2017年上任以来,发布了50多份技术和产业政策文件,涵盖了新兴技术和高端制造的几乎所有领域。英国2017年2月、德国2019年2月都出台了新的产业战略政策的文件。德国与法国共同发表了适应21世纪的欧洲产业政策——《德法联合宣言》。欧盟重视构建新的产业战略体系,从新的一届欧盟委员会2019年底到现在,已经出台了30多份产业政策和文件,尤其是今年2-7月出台的人工智能白皮书、欧洲数据战略、循环经济行动计划、欧洲新产业战略、欧洲能源系统一体化战略、有利于气候的欧洲氢战略等文件,勾勒出新的欧洲产业战略构想。这是全球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选择,没有国家例外。

  第二,全球重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呈现新的趋势和特点

  全球制造业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制造业高端竞争激烈,一些国家打科技战,实际上就是在打制造业高端的战争。美国推动与中国脱钩、全球疫情阻断、极端的国家利己主义和对全球化的质疑,导致几十年形成的产应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面临着重构和解构的风险。重构和解构未来会出现什么样一个趋势和特点?很多人在研究这个问题,也得到了不同的结论。我个人认为会出现五个最明显的特征:

  一是更加注重战略性产业链、价值链。这个特征更加明显。欧盟委员会在2017年9月提出了战略价值链的概念,2019年出台了“为建设面向未来的欧盟产业而强化战略性价值链”的研究报告,提出在新能源汽车、氢利用、智能健康、工业互联网、低碳、网络六个领域建设战略性价值链。

  二是更加注重国家和区域安全保障的安全性价值链。不管是美国、欧盟还是我们中国,都把供应链的安全、供应链的稳定作为重构供应链的首选。美国不管是拜登还是特朗普,都提出来美国制造业独立,尤其领先特朗普10个百分点左右的拜登,主张重构价值链,尤其是重构制药和医疗防护的价值链,使这些产业链首先回归美国。特朗普的说法和作法就更加激烈了。

  三是更加注重创新驱动的内生型价值链。内生型的价值链,包括刚才一鸣主任讲到的数字化转型,包括刚才赵继校长讲到的制造业变革。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经济加快发展这样的形态下,创新驱动的内生型价值链,不只是维护传统的产业链的稳定,而是要高于或者优于传统的价值链。因为传统价值链是基于垂直分工,基于更加便宜的成本驱动,基于发达国家或者跨国公司控制的价值链。未来创新驱动,也就是比拼哪一个国家的创新动力最强,数字化基础设施保障能力最强,数字化转型速度最快,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发展最快。

  四是更加注重产业配套能力强的可控性产业链、供应链。这一点特别重要,从产业配套能力看,现在中国产业配套能力最强,没有之一,就是唯一。所以,这是中国在大国竞争博弈中,我个人一直认为,这是中国最大的底气。

  五是更加注重水平分工的一致性价值链。为什么说是一致性价值链?原来传统产业链是垂直分工,是分阶层获取利润,头部企业总体上处于产业链的中高端。但是未来的基于产业链的分工是水平分工,是一致性分工,水平达到一个同一水平基点上更为细密的分工。比如刚才一鸣主任谈东北与南方比较,我前几天到深圳调研,宝安区有600家企业为华为配套,整个深圳有几千家企业为华为配套。为华为配套的企业产品,必须要达到华为的产品标准,这就是一致性的产业链。我看了一个企业叫兆威集团,生产微传动齿轮系统,以前只有韩国、日本、意大利这些发达国家企业可以生产,现在深圳像这样的企业比比皆是。为什么说深圳是创新型城市?就是很多的企业,哪怕是一个小企业,哪怕只做一个螺丝和传感器,它都达到了一致性的这种分工水平。

  所以我个人认为,未来制造业重构、产业链重构可能会形成三大板块,亚洲板块或者叫东亚板块,以中日韩为主体,当然中国是主体中的主体。第二个板块,以欧洲为主体的产业链。第三个板块是北美为主体的产业链。比较这三个产业链板块,毫无疑问全球主要产业链必将东移,以制造业配套能力最强亚洲作为制造业重构的基础或者根据地,这是毫无疑问的大趋势。

  第三,在全球制造业大变局中我们东北应乘势而上

  一是东北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纵观世界历史,制造业强国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国家是制造业强国的时候,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最佳状态,也是一个强国最好的或者是最有信用的正面形象。美国原来是工业制造业大国、钢铁大国,“钢铁侠”是其形象代表。而1971年之前,美国以实体经济为主体,是当时全世界最强的国家,没有任何争议,现在却遭到世界性质疑。所以,我认为东北赶上了特别好的制造业振兴、制造业发展、制造业强国的历史列车。应该赶上这班历史列车不能错过,绝对不能错过这一历史机遇。重振制造业,我们的难度现在要小于美欧,因为美国也好、欧洲一些国家产业空心化,再回归非常困难。而现在中国制造业是世界上配套能力最强的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度要比他们搞“回归”的难度要小得多。东北曾经是中国是制造业基地,在这样一个国家大的环境下,东北仍有很大的优势。

  二是要创造东北制造业的集成优势。包括东北工业互联网发展,沈阳要推出100个“5G+互联网”的工业园区、APP平台、示范工厂等,也包括我们有一批像华晨这样的装备制造业头部企业。其实,东北原来也有很多不应该死掉的装备制造业,是非常棒的企业,因为没有得到救助破产了,我现在就不点名了,我觉得是历史的遗憾。所以数字制造、智能制造、绿色制造,毫无疑问是我们这次要抓的机会。

  三是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重构的变局中东北要抓住机会。在这样一个全球制造业变局中,东北应该也必须抓住机会,最重要培养一批像我刚才所说的像“兆威”这样的隐形冠军、单项冠军。我觉得咱们东北单项冠军太少了,没有这样的群体,很难突然冒出来一个块头挺大、挺棒的企业,整个产业链条也难以得到有力的支撑。

  最后一句话是金融赋能制造业发展。还有,人才一定要南渡北归。另外,在“一带一路”、RCEP这样最大变局和国际化区域格局调整中,东北也要谋划现在、谋划未来,力争占据战略的制高点。

  【问答环节】媒体记者:刚才很多专家今天讲的非常精彩,有数据、有观察、有思考,我想提一个小问题,问一下陈文玲总经济师。陈文玲总经济师讲了三大观点,第三个讲到东北的历史机遇,我就想就这个方面问个问题,东北咋就遇到了历史机遇期了?或者说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机遇期?

  陈文玲:非常感谢您的提问。我认为,现在中国的战略机遇期拉长了,而不是缩短了。因为从整个世界格局来看,美国是在走下坡路,特别是疫情之后美国将由盛转衰,中国长周期会成为世界GDP排在第一位的国家。中国制造业产值连续10年排在世界第一位,大约占全球30%左右;货物贸易位于世界第一位,占全球13%左右;人民币在IFM的货币篮子SDR中10.92%;中国正在成为创新的大国,制造业从中低端向中高端攀升。特别是在这一次全球的产业链重构的大变局中,会形成三个板块,三个板块中最有竞争力是以中国为龙头、东北亚为主体、亚太连接欧洲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国制造业已经形成产业链集群,应该叫产业链的集群,而非原来单纯的产业集群。在这样的一个大的变局中,特别是制造业调整中,必然出现新的趋势。

  一是必然向创新地转移。中国现在创新发展其实已经形成了几个特别突出的板块,比如说北京的中关村系,深圳的半导体系、安徽的科大系,武汉的光谷系、成都、西安的电子系等等。东北实际上有哈工大系等,东北现在有普通大学500多所,300多所高校,4所985,11所211。受到美国制裁的13所大学里边,实际上东北、西北的几所大学创新能力实是非常强的,特别是哈工大。向创新地靠近,东北也有自己的优势。中国创新的发展趋势,虽然在原始创新方面和美国有差距,但是从趋势看比美国发展要快。近年来美国从硅谷回来很多人,有一些人因为人才环境问题还留在香港,很多人回来以后,我们的人才政策、人才制度改革没跟上,也有的走了的。东北能否有更好的吸引人才的制度环境,这至关重要。

  二是必然向中国为主体的亚洲转移。总的看,中国的集成优势非常突出。第一,向创新地靠近;这是中国具有的条件;第二,向市场靠近,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市场、最有潜力的市场;第三,向产业配套能力最强的地方靠近,中国在全球也是第一位;第四,向人力资本最密集的地方靠近,中国人力资本充裕;第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向国际循环能力最强的,国际贸易能力最强的地方靠近,这也是中国的优势。

  三是必然向贸易流量最顺畅的地方转移。制造业表现为产业链相互咬合的关系,全球的贸易2/3是中间品,我们和东北亚的贸易4/5是中间品,我去年参加中日二轨对话,日本东京大学丸川教授在会上提供了一个数字,中国与日本贸易89%是中间品,因此供应链转移必然向贸易地靠近,实际上也是制造业生产中间品能力最强的地方的。

  四是一定向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国家政治稳定,向环境最优的地方转移。中国从国家治理、从国家政治和社会环境、市场环境、政策环境比较起来,也是全球最优的。因此这一轮制造业转移,中国会作为首选地,特别是疫情之后,更没有悬念。所以,我觉得这对东北来说,是一个最大的历史机遇。


责任编辑:李岩
审核:李珊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宏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宏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擅自使用中宏网内容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宏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读者在进入中宏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上一篇:张焕波访谈:弘扬“上海精神”携手攻坚新挑战
下一篇:王遥访谈:新擘画厚植全球绿色合作新根基